姜堰新闻
2019年08月22日
新闻详情-首页

三十多年后重游西藏(续)

2018-06-06 11:43:28

◆戴永久

 

雅鲁藏布江大峡谷是西藏山水中除喜马拉雅山珠穆郎玛峰以外的重中之重。我们游览的林芝米林地界的峡谷,两岸悬岩绝壁之上植被茂密,漫无边际的莽莽原始森林中参天松柏遮天盖日,冲击而成的坝上绿树掩映下,插着鲜艳五星红旗的藏式民居随着视线时隐时现,分外妖绕。江边石缝中生机盎然的松柏茁壮成长。据藏族司机单增讲,不少柏树的树龄都在千年以上,树茎一米以上的不在少数。这多少弥补了因修路未能一睹直径5-8米、身高50米、树龄在2600年以上的世界柏树之王的真容的遗憾。

我们在大峡谷景区的三个观景台下车游览。路的一侧,卖食物和旅游纪念品的摊点一字排开,苹果、梨、桃、杏等地产水果琳瑯满目,面带藏区特有的“太阳红”的藏族姑娘,个个满脸堆笑,張开满是白牙的小嘴,熟练地用汉话招徕顾客。这一景观将我“西藏乡间无集市”的陈旧印象抛到九霄云外。我们选购了喜欢的果品,沿途分食。

到达景区,换乘景区旅游专用车,行走在盘旋陡峭看似只能容一车行驶的弯道上,险象环生,两车在转弯处会车好似要对面相撞,初临其境的人会下意识地紧闭双眼。年轻的藏族驾驶员技术娴熟精湛,有惊无险。化险为夷的快感,让大家增添了无穷的乐趣。

景区内有四处观光点,游客可以从不同的角度观看江流,抑或一马平川,乱石翻滚,江流湍急,一泻千里,抑或江边巨树林立,绿水如茵。真可谓一步一景,变化万千,妙不可言。有一处奇石园鬼斧神工,狮、象、虎、狐等怪石无奇不有,让人叹为观止,惹得游人忘却了高原的种种禁忌,个个争先恐后地登上跑下,只为一饱眼福。在高原缺氧的环境下苦中作乐,另有一番韵味。

这次我们还游览了高原第一的拉木措和高原第二的羊卓雍措。藏语的措即汉语湖。两湖海拔均在四五千米以上,高山牧场似一幅幅形象各异的绿色地毯,横挂天际,远方雪山衬托下食草的牛羊在白云间时隐时现,宛若仙境。深蓝色的湖水似一块硕大的碧玉,镶嵌于群山之中,庄严肃穆,灿烂的阳光下微风习习,泛起的金浪似能歌善舞藏族少女的眼睛,连送秋波。湖边的藏民牵着牦牛让游人拍照,兄弟情谊感人至深。

藏传佛教是西藏唯一的、普及率最高的神圣宗教信仰。我们游览了藏传佛教三大寺庙中的两座(另一座是在青海西宁的塔尔寺),即达赖住地布达拉宫和班禅住地扎布伦寺。还有大昭寺、八廓街及建于吐蕃王朝时期具有藏、汉、印度三种风格的桑耶寺也叫三样寺,同时还看了西藏唯一的财神庙扎基寺。布达拉宫和扎布伦寺、大昭寺庄严肃穆,极度辉煌。那些高大的佛像和圣洁的灵塔简直就是一座座用黄金白银和玉石、珍珠玛瑙堆叠而成的宝塔,上面的装饰件件都是无价之宝。信众们风餐露宿,长途跋涉,磕着长头,一步一跪地来到终点,只为将自家最值钱的东西供奉给佛,以修来世。我还长了一个见识:西藏的上等级的寺庙会定期将信众供奉的多余贡品火化掉,名曰“火贡。”“火贡”这天举行盛大而隆重的仪式,将金银财宝、檀香、天珠等贵重物品渐次投入烈火中焚烧,几天几夜连续不断,待明火熄灭后再将未烧毁的天珠——“火贡天珠”捡回,这就是最为圣洁的无价之宝,虔诚的信徒们趋之若鹜。寺庙中的长明灯下,成群结队的信众将自带的各式各样的容器中的酥油源源不断地加入缸中。所有的佛像前都堆满了信众布施的各种纸币,这里的布施有个独特之处,放入大面值纸币的人可以随意拿回自己想取的零钱,无人问津,无人越轨,足见藏区人心之净、信仰之诚。

另一景是沿途五颜六色、形式各异的经幡,村落里的巨大经幡比内地的牛车、风车篷还要高大雄伟。那些高山悬岩陡壁上巨大的各式图样的经幡不时显现,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悬挂上去的,着实让人费解。

重游西藏让我们见证了藏区与内地衣食住行的差距日见缩小,昔日“泥屋土床”已经被洋溢着现代气息的星级宾馆取代,四通八达的硬质化大道彻底打破了行路难的制约,天堑变通途的梦想变成了现实。这真是:朋友结伴藏地游,高原美景一眼收;平安归来酬壮志,退休体健乐悠悠。

(连载之二,续完)

98

相关文章